云南快乐十分500期走势图
當前位置:西部之聲>美文美聲>西部美文

西府窗花 (孫虎林)

編輯:紅葉 來源:寶雞日報 發布時間:2017年01月11日
字體: 默認 分享到:
  早年間,一到臘月,小城街道就熱鬧起來了,年貨早早擺上街頭。在擺放著年畫的地攤上,一大堆花花綠綠的窗花鮮麗奪目。這些繽紛多彩的窗花畫在一張張裁成方塊的白紙上,一般不賣單張,而是十張二十張賣。這種講究,還得從西府農村特有的房屋結構說起。
 
  陜西十大怪中的“房子半邊蓋”,指的就是水向一邊流的廈房。相對于房頂中間有一道分水嶺,可以兩邊淌水的大房而言,廈房省工省料,更為經濟,是家境貧寒者的首選。只是室內空間較為狹小,除了一盤大炕,就沒多少地方了。但不管是氣派的大房,還是小巧的廈房,總得留窗戶。那時的廈房裝的大多是木格窗,窗框方方正正,六六三十六個格子,取六六大順之意。這樣的窗框不適宜鑲嵌玻璃,只宜用白粉連紙糊。可如果全是白紙,白晃晃的有點單調,于是,心靈手巧的大姑娘、小媳婦便畫起了窗花,用它來裝點土頭土腦的廈房。
 
  臘八過后,離過年越來越近了。父親盤算著殺掉家里那頭養了近一年的大黑豬,母親準備磨面、蒸年饃。三姐帶著四姐進城買回粉連紙,再按窗格大小裁開;然后調好水彩顏料,拉開架勢,準備從事女孩子一年里最富有詩情畫意、也最富有創造性的工作——畫窗花。
 
  晚上,三姐和四姐頭挨著頭趴在熱炕頭。她們找出去年的花樣,壓在一方白紙下,而后再描畫出來。這道工序完后就該上色了,家里沒有調色盤,三姐便將五顏六色的顏料像擠牙膏一樣擠在七八個小碟子里。給花樣涂色時,用得最多的是紅黃綠三色。三姐涂色自有竅門,她用清水將顏料稀釋一下,精心調成深淺不一的色彩,涂出來的色彩分外逼真飽滿。因為真實花朵色澤濃淡不一,總有過渡色,這樣,她倆畫筆下的窗花就格外生動活潑,就像從花枝上剛采摘下來似的鮮嫩。
 
  這些窗花千姿百態,鄉間一年四季盛開的花兒在這喜氣洋洋的臘月里一并復活了。看吧,有嫣紅奪目的桃花、富麗堂皇的牡丹、嫵媚妖嬈的月季、可愛乖巧的喇叭花、冷艷清麗的菊花、凌寒傲雪的梅花,還有生動有趣的人物畫,如“二十四孝”故事等;也有套字窗花,即在一朵花旁描有空心字,再用深色顏料涂字,使其更為醒目。一般說來,一格一朵花,一花一個字,這樣看起來才勻稱漂亮。這些字一般用清奇磊落的梅花陪襯。為營造年節喜慶氣氛,有時會在梅花枝頭畫一只喜鵲,諧音“喜上眉梢”。四姐用黑顏料輕輕涂染喜鵲身子,又不忘留白;眼珠則輕點一筆,這只花喜鵲頓時活了,似乎要撲棱著翅膀從窗戶上飛下來。
 
  新媳婦的窗戶挺有講究,一般要糊成八卦式樣。三十六格窗戶的四角以大
 
  紅紙裝飾,再用紅黃綠三色紙兩兩組合,剪成一對雙色三角形配成一小格。中間空格部分,再以熱鬧喜慶的窗花點綴,紅綠相間,特別艷麗。一對紅雙喜剪紙貼在墻上畫龍點睛,炕上摞著兩床大紅綢緞被子。于是,小小婚房變得紅紅火火。
 
  三十六格窗戶不能全糊上窗花,必須用白格窗紙襯托。窗戶最上一行六格不用糊窗花,而以鏤空的剪紙代替,便于通風。這些剪紙工藝復雜,最能看出這家女子的心靈手巧。剪紙有兩種方法,一種是打好腹稿后,直接用剪刀剪出,非技藝高超者不能為之;一種是依樣剪出,先把剪紙圖樣小心粘在一張白紙上,而后靠近煤油燈烘烤片刻,再揭掉圖樣,沒有被熏黑的地方自然成圖,依樣剪出即可。這樣剪出的墨梅最傳神,就像元代奇人王冕畫出的素梅,清氣溢滿乾坤。
 
  有時,還在最上一行窗格空出兩格,以備吊掛紙葫蘆。那時,母親用紅黃綠三色彩紙剪出立體感很強的小葫蘆,葫蘆頂上連一根細線,再把紙葫蘆粘在窗格上預留的白紙空洞處。風吹來時,紙葫蘆就在窗格滴溜溜亂轉,非常好看。最下一行窗格,坐在炕頭與眼平齊,因此,會留出兩個窗格裝玻璃,以便透過它觀察院子情形。當年,我家院子中間靠西墻壘起一座雞窩,從這兩塊小玻璃望出去,雞窩一目了然。有一次正值半夜,猛聽院子的雞驚叫起來,母親忙拉亮電燈,我從玻璃看見一只野物飛快地竄向后院。啊,黃鼠狼又來捉雞了。
 
  臘月二十九晚上,我們卸下窗戶,高高興興糊窗花。我的任務是撕掉舊窗花。這時,我往往伸出拳頭打爛窗戶紙,再撕掉碎紙片,用小刀細心刮掉窗框上的干糨糊。這樣,糊上的窗花才平平展展。兩個姐姐將畫好的窗花擺在炕上欣賞一番,然后再按順序貼好。裝上煥然一新的窗戶后,我們美滋滋地打量新窗花,嗅著廚房不時飄出的濃郁肉香,心里愜意極了。
 
  大年三十我坐在炕頭看墻上新貼的年畫,忽聽窗外有聲,透過窗戶,我看見一只小麻雀正在啄食窗框上的糨糊殘渣。當時,我抹多了糨糊,這倒給寒冬覓食的麻雀行了方便。那時,一真一假兩只小鳥生動在窗戶上,窗花上的喜鵲與正在偷吃的麻雀,相映成趣。三姐、四姐和女伴們挨家挨戶欣賞窗花,每到一處院落,總要對著窗戶評論一番,暗地里比較誰的手更巧,畫得最好。
 
  如今西府農村已很少看見廈房,目之所及都是鑲嵌著鈦鎂合金玻璃窗的高大樓房。三十六格的木窗難覓蹤跡,附著其上的窗花漸趨消失。每逢過年,人們至多在玻璃窗上貼一張機制的大紅剪紙,雖說大氣漂亮,但畢竟缺失了手繪窗花的靈氣。我懷念質樸美好的窗花,那時,鮮紅的對聯襯著潔白的雪地,滿窗的窗花盡情怒放,村里不時響起鞭炮聲,伴著孩子們的歡笑聲,一切都那么美好。

上一篇:夢回老家 (趙紅霞) [2017-01-10]

下一篇:故鄉的窯窩 (楊寶國) [2017-01-11]

云南快乐十分500期走势图 中国股市开盘时间 六人升级棋牌规则 她理财是否可靠 小孩子能用麻将玩什么游戏 腾讯股票 上海本地麻将下载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,2018 九乐棋牌官网平台 10万元闲钱怎样理财好 金沙棋牌app安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