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快乐十分500期走势图
當前位置:西部之聲>美文美聲>雜文薈萃

他用人類生命的火焰照亮了西域——有感于紅柯去世(賈敏)

編輯:王亞恒 來源: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:2018年02月24日
字體: 默認 分享到:

          

  騎手西去。剛剛看到紅柯去世的消息,心里沉沉的。因為曾經與其有過幾次交流,所以感到特別揪心。天妒英才,又一位靈魂詩人、西域的歌者的生命被病魔壓碎.....文學陜軍又失一名大將。

  認識他、采寫他,緣于他的《西去的騎手》。他大我一歲,他在絲路奔走了三十多年,而我也在新聞行當里做了三十多年,算是同齡人。讀他的作品,特別是天山系列,你會從中感受到男人該有的氣勢;字里行間所體現出來的那種彪悍的民風,讓你久久回味....一直很欣賞紅柯作品中肆溢的特別男人的氣質,哥薩克一樣自由的靈魂,風一樣的駿馬,火一樣的西北漢子,他說寶雞的驕傲。他曾對我說,生命凝固在堅硬的骨頭,不是歷史,卻更鮮活。年前,他的《太陽深處的火焰》金榜題名,我還送去祝愿,誰知大年未盡,卻成永別。采訪平凹時,我記得他說過:時代復雜是作家之幸,也是不幸。

  我在臆想,為什么陜西作家命運如此多舛?路遙、陳忠實等。我喜歡紅柯那種神性與詩意間的敘事,他用人類生命的火焰照亮了西域,卻過早地燃盡了自己。這是不是作家的一種宿命?瑾以此文紀念紅柯,愿他一路走好!

        

上一篇:話說年俗——請靈(寶雞 齊國華) [2018-02-21]

下一篇:感悟光陰 [2018-05-10]

云南快乐十分500期走势图 新时时趋势 快三推荐号 如何破解时时彩私彩 欧洲球队俱乐部排名 广东11选5第42期开奖结果 北京3d走势图带连线 19072期大乐透预测 二八杠下载app 真实足球2018 浙江12选5专家下期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