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快乐十分500期走势图
當前位置:西部之聲>美文美聲>西部美文

春日話槐(作者:寶雞眉縣 秋水)

編輯:王亞恒 來源: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:2019年04月28日
字體: 默認 分享到:

  今年,我的第一樹槐花在微信圈開了----鮮綠肥碩的葉子底下懸掛著幾束含苞未放的花骨朵,擠擠挨挨在一起,像一串串的明珠,又像許多孩童純真的眼睛。我的第二樹槐花在美文中開了----一樹樹,一大片,沁人馨香,還有讓人垂涎三尺的槐花麥飯。

  我今年真正看到的槐花盛開,那是校園隔壁的一樹槐花。那棵槐樹坐落在農家后院被人忽視的角落里,褐色的枝干蒼勁有力,深淺不一的裂痕上寫滿滄桑。也許是所處地方并不開闊,陽光不太充足的緣故吧,花開的比較遲。花繁葉疏,一串串潔白的穗形花朵掛在樹枝上,像一盞盞明燈,映照著半邊天空都是一派通亮,香氣清雅,沁人心脾,甚是養眼,悅心。

  也許是槐花香味的誘惑,也許是對兒時的回憶,也許是割不斷的鄉土情節。在這槐花飄香的季節里,持一根勾搭,提一個袋子,去捋槐花。可惜校園隔壁的槐花太高,夠不著,只能出去尋芳。

  大路邊偶有一顆槐樹,大多是高不可及。只能遠觀那在陽光下肆意開放的串串驕子,狠狠地嗅一口槐香,長長的喊一句“真香”,然后是“望花興嘆”!

  欲尋槐花,是要到那些地角邊界去,到那些不被人重視的荒地去,到那些遠離人們視野的地方去,到那些尚未被人們開發的荒坡去,到那些渠邊溝底去……

  想起過去,我們村的北頭、西頭都是槐樹,在那被人視為薄田的沙土地里不知怎么就全長成了槐樹。也許是樹太密的緣故吧,樹林里倒少有合抱之木,每有狂風,林中之樹難免有被吹折的,所以這些槐樹也多是自生自滅。當然在村子的某些地方總會有一顆大一點的槐樹,那里也往往是人們聚集聊天的地方。

  小時候曾經問父親為什么我的腳小拇指多一個指甲,父親說“有這樣一首民謠:‘問我祖先來何處?山西洪桐大槐樹,問我老家在哪里?大槐樹下老鴰窩。’這腳趾甲就是咱從山西大槐樹底下遷過來的特征。”從此,我便對山西大槐樹產生了一種神秘感,想象不出它有多大,底下能接納多少人。

  后來我了解到元末山西洪洞縣城北廣濟寺旁驛道邊有株“樹身數圍,蔭遮數畝”的漢槐。明初鑒于長年戰亂,中原荒蕪,朝廷多次組織將山西之民移往中原。當時洪洞縣人口稠密,地處交通要道,故移民尤多。每次移民,官府在廣濟寺“設局駐員”,對移民進行登記造冊。之后,移民們便開始了背井離鄉的遷徙生活,他們拖兒帶女,扶老攜幼,悲傷哭啼,頻頻回首,漸行漸遠,親人的面孔逐漸模糊,只能看見大槐樹和大槐樹上的老鴰窩。因此,大槐樹和老鴰窩就成了移民惜別家鄉的標志,槐樹也就成了移民們懷祖的寄托。所以移民們到達新地建村立莊時,多在村中最顯要的地方,如十字路口、丁字路口或村口種植上一棵槐樹,以此表達對故土祖先的懷念之情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幼槐成了古槐,古槐就成了故鄉、祖先的象征。

  難怪村子周圍到處都是槐樹,而且許多村子都有一顆大槐樹,樹上往往系有許多紅繩子或者紅色的平安帶,有的在老槐樹下或旁邊搭建有一座小廟或高臺,四周留有居民都向它燒香磕頭的痕跡。顯然,大槐樹已經被奉為社樹了,成了祥瑞的象征,當然,許多社槐是國槐。

  有一年高考,我路過城西的大槐樹下的城隍廟,看到許多家長都在為孩子祈福。當時只是簡單地理解為在廟中祈福,也沒多想,也是在后來才知道“槐”象征著三公之位,舉仕有望,且“槐”、“魁”相近,企盼子孫后代得魁星神君之佑而登科人仕。

  追其源頭,說是在漢代長安有“槐市”之稱,是指讀書人聚會、貿易之市,因其地多槐而得名。又有“學市”之稱。后來,常以槐指代科考,考試的年頭稱槐秋,舉子赴考稱踏槐,考試的月份稱槐黃。唐代有“槐花黃,舉子忙”的俗語。后稱參加科舉考試為“踏槐花”。蘇軾曾有“厭伴老儒烹瓠葉,強隨舉子踏槐花”的詩句,黃庭堅也有“槐催舉子著花黃,來食邯鄲道上梁”的詩句。

  過去,每到槐花開放的時候,順口溜也便滿村響了起來:“小娃娃,做鉤搭,做好鉤搭鉤槐花。槐花蒸成飯疙瘩,吃得人人笑哈哈。”槐花成了人們餐桌上的美食了。那時在槐花開放的兩三周內,我們基本是每天都變著花樣吃槐花,什么蒸槐花麥飯,烙槐花餅,包槐花餃子,曬槐花菜,泡槐花茶……關于這些美食的做法,不知道多少美文中都對他從捋花到入口的過程,進行了詳細的介紹,我無須贅述。我只想說的是,槐花盛開在春季的最后一個節氣----谷雨前后,這是一個青黃不接的時間。青黃不接,在過去就意味著忍饑挨餓,甚至要流離失所!而槐花卻在此時開放,它似乎就是為“濟民”而開。

  關于“槐花濟民”,我們這里還有一個美麗的傳說。槐芽鎮起初名為槐里驛,當年這里槐樹成林,每至花季,香飄萬里,馥郁四方,遠遠望去,槐林如海,滿眼白色,串串槐花倒掛于枝,蔚為壯觀。有一年,關中受災,槐里之民亦受其苦,食不果腹而嗷嗷待食,流離失所至餓殍遍野。驛之槐樹,于三九之夜,突綠芽齊發,甚為神奇。民采之以食充饑,槐采后更夜又發,再采再發,救人無數。時人異之,以為祥瑞,遂改其名為槐芽并沿用至今。

  槐樹生命力強,隨便一個犄角旮旯就可以生存,只是他的木質似乎對于人們沒有大用,所以也往往不被人們重視。加之,隨著人們的觀念的改變,經濟作物的繁盛,槐樹現在是越來越少。常常在那不被人重視的犄角旮旯里生長一顆,或者在那尚未被開發利用的半山坡才能看到一大片槐樹。自生自滅似乎就是大多數槐樹的命運,而有些槐樹在被人忽視中就默默地長成了。只是在槐花飄香的季節,人們才記起那道餐桌上的美食。物質豐富了,生活水平提高了,飯菜不香了,水果我們吃不出以前的香味,蔬菜我們難得昔日的回憶。但是槐花的味道依舊。只是因為它太純樸了,純樸得常常被人們忽視,所以它能得以全身,不被培育,不被轉基因,保持原始的醇香。

  槐花飄香的季節,一種來自槐樹的神圣感在也在我的心里升騰,吾心安處是我鄉。

(2019年4月23日)

  秋水,原名魏飛,槐芽中學教師。誦讀經典,汲取先哲智慧;默默寫作,與心靈對話;用心誦讀,傳遞美好。

上一篇:乘火車感受南疆鐵路(作者:寶雞 呂恭) [2019-04-28]

下一篇:那一場櫻花雨(寶雞千陽 姚孝賢) [2019-04-28]

云南快乐十分500期走势图 上海时时奖结果查询 2019年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金七乐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时时玩法规则 龙虎榜数据实时查询 极速赛车杀一码公式 宾利娱乐彩app 捕鱼1000炮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app 500彩票网是不是坑